桐油通欄
您的位置: 跳過導航鏈接華訊行業網 > 桐油網 > 資訊 > 行業動態 > 新常態下的中國金融市場形勢
分類      關鍵字         高級搜索    如何迅速找到資料?

新常態下的中國金融市場形勢

    2014/9/2 16:31:00    閱讀次數:2412    

  所謂的新常態,就是經濟生活中出現一股新的與以往不同的經濟發展趨勢。比如,就國際市場來看,由以往的經濟高增長、低通貨膨脹、高就業轉換為現在的低增長、高失業和高負債。而從中國市場來看,則由以往的高增長、低通貨膨脹、低融資成本轉型為中速增長、低通貨膨脹、高融資成本等。

  具體地說,中國經濟的新常態:一是由“房地產化”經濟為主導的高速增長的GDP開始轉型為實體產業為主導的中速增長的GDP。GPD的增長不是追求更高速度而是追求增長的效率與質量;二是由政府行政性為主導的宏觀調控政策轉型為以市場經濟杠桿起決定性作用的價格機制運行;三是由傳統的產業經濟向互聯網技術引導下的新經濟轉型等。也正是這種新常態,國內金融市場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從最近發生的幾件事情來看,就能夠窺視到新常態下國內金融市場一些基本特征。一是從近期國內上市銀行所公布的半年報來看,盡管業績增長有所放緩,但基本上符合市場預期。不過,無論是銀行不良貸款還是不良貸款率都出現了“雙升”,資產減值大增,貸款撥備大增。而資產質量惡化的重災區為經濟發達的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等地區,主要集中中小企業、產能過剩行業、大宗商品等。

  這就意味著,“房地產化”經濟一調整,國內銀行的風險就開始暴露出來(因為到目前為止,國內的“房地產化”經濟從來就沒有經歷過周期性的調整,而銀行風險暴露與房地產市場發展程度相關)。而當前國內房地產市場周期性調整,全國的房價只是下跌些許。如果說國內房地產市場的價格只是出現些許下跌,銀行的風險大增;如果房價大跌,銀行風險更是會大。國內銀行業的風險到底在多大,是一個相當令人擔憂的大問題。估計這也是最近國內銀行對房地產信貸業務更為警惕而不隨地方房地產政策聞風而動、銀行對房地產相關的信貸逐漸收縮的重要原因。

  這些都表明國內銀行行為發生了較大變化。由于以往過度的信貸規模競爭轉換到提高風險定價能力上來。因為,當前國內銀行要面臨兩大問題的挑戰。一是“房地產化”經濟的周期性調整有多久多深,這種調整導致房地產價格下降的幅度有多大,并由此來測算銀行各自的風險有多高,以及能夠通過何種方式來化解。二是為了自保,國內銀行與地方政府如何博弈,否則銀行將可能陷入難以自拔的深淵。而這些都將導致國內銀行的行為進一步發生巨大的變化。

  二是8月28日的上海證券交易所的國債逆回購市場,一開市國債逆回購利率就全線上升,特別是短期利率更是瘋狂飚升。比如,一天期國債逆回購利率一度突破50%關口,最高報50.5%,最后收市稍為回落至45.175%,并創下2013年9月26日以來的最高價。而2天期國債逆回購利率更是比1天的利率飚升更是瘋狂,一開盤就節節攀升,最高創下97%的歷史新高,市場實在是太瘋狂。

  對于這種國債市場的瘋狂,有人解釋是,為何向來對融資成本十分重視的機構投資者,寧愿放棄低成本的銀行貸款或貨幣市場融資,卻偏要選擇國債回購市場搶錢,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無論是銀行借貸,還是到貨幣市場融資,對這些機構投資者來說都是不容易的事情。而在國債逆回購市場搶錢,既方便又快捷。因為,這個星期,國內股市將迎來IPO重啟以來最密集的打新股,估計可能凍結上萬億資金。而資金需要量這樣大,時期很短,國債逆回購市場當然成了這種打新股的機構投資者便利融資的一個市場。對于這種解釋僅是看到金融市場的表象,更為重要的是國內金融市場的融資渠道不流暢,及更多的資金并不是流入實體經濟,而是希望金融市場內循環來獲得更高的收益。

  三是最近國內央行宣布將采取多項政策鼓勵金融機構支援云南地震災區。其中包括下調云南魯甸地震災區的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 1個百分點,以支持金融機構對災區信貸投放;對該地方金融機構發放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在正常標準上下調1個百分點;降低該地區個人住房貸款利率下限和首付比例,最低首付款比例下調到10%,并鼓勵銀行向農民指出建房貸款。這些政策有效期執行到2017年7月底。

  從央行推出的這些政策來看,央行定向型的貨幣政策同樣是一種常態。央行會根據具體的情況運用不同的貨幣政策工具,給出不同的量化及質化寬松。同時,該政策也表明,住房按揭貸款差異化的政策并非由地方政府強制要求就可改變的,其主動權仍然掌握在央行手上。

  不過,無論是國內上市銀行公告所顯示的不良貸款及不良貸款率都上升,國債市場價格瘋狂異動及央行對云南災區定向寬松,都顯示出當前國內金融市場的新常態。其中的一些問題值得認真思考。

  首先,盡管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政府一直在強調對國內金融市場進行重大改革,強調如何來提高金融市場如何來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強調讓金融資源流向實體經濟,但實際上要做到這點是不容易的。國內金融市場資金還是以驅利為動力,哪里收益高,資金就會流向哪里,而不在于資金流向是實體經濟還是在金融體系內循環。國內銀行的情況是這樣,國債市場的情況也是如此。如果這種狀況不改變,那么整個國內金融的融資成本要想降低是不可能的。

  其次,由于融資成本上升,使得不少金融資源無法流向實體經濟,再加上今年上半年國內銀行不良貸款及不良貸款率雙升,這就使得早些時候政府所提倡的要減少融資渠道環節,降下融資成本更是困難。比如,最近政府一直鼓勵銀行增加中小企業融資,強制銀行更多地向住房貸款融資,甚至于向購買者實行更為優惠的信貸,但實際上銀行要這樣做,只能減少銀行利潤,增加銀行風險。

  第三,定向型寬松的貨幣政策,其效果如何還得進行實證性評估。否則,這種定向寬松也容易一般性寬松的漏斗。因為,中國金融市場完全是一個統一的市場。通過這種政策方式很容易套利。

海岛奇兵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