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油通欄
您的位置: 跳過導航鏈接華訊行業網 > 桐油網 > 資訊 > 桐油之家 > 憶起桐油花開時
分類      關鍵字         高級搜索    如何迅速找到資料?

憶起桐油花開時

網易論壇貴州 長君    2013/1/18 13:49:00    閱讀次數:4673    

  桐油花,那少年時代永不褪色的夢,現在回想起來那花還在我的夢中熱烈盛開,從寨子旁一直綻放到湘黔邊,從家鄉一直綻放到我的足跡所至。

  的確,對桐油樹的最初印象源于它的花朵,蜜蜂嚶嚶嗡嗡的三四月間,冷風漸漸退卻,暖陽之下干活的大人們用背帶把小孩固定在脊背上,只見坡沿或者土坎邊的桐油樹上,巴掌大的綠葉捧出幾朵小花來,那白色骨朵連著紅色花芯像是某位侗家女的刺繡,春夏之交這些花靜靜的怒放著,熙熙攘攘宛然要去趕一趟季節的鄉場,放眼望去一場五月雪把整座山村裝扮一新……

  那固定在背上的孩童看到這花團錦簇的場景,禁不住嚷著要下去,大人們執拗不過只得把他放在桐油樹邊,他們在一邊用薅鋤清理莊稼地的雜草,孩童則試圖爬上樹去摘花朵,還不時唱起奶奶教的童謠,“排排坐,吃果果,果果香,吃干姜,干姜辣,吃枇杷,枇杷苦,吃雞肚……”

  如今,孩童已經慢慢長大了。

  稍大一點,我們就得每天步行到十幾里外的村小去上學,還記得五年級時,全班組織去一個叫岑邵坡的地方春游,那時大家帶著鍋碗瓢盆朝目的地進發了,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艱難跋涉終于抵達景色秀麗的山坳,漫山遍野的桐油花伴著涼風帶來陣陣幽香,花兒開得像大伙的笑容一樣燦爛,從山上往下望去一切盡收眼底,那美好景象如同孩提時代一般是多么的純真。

  岑邵坡就是湘黔的分界了,越過坡那邊就到了湖南境內,順著山梁馬路一直往下步行兩小時就可到達叫做涼傘的湖南小鎮,可惜這么多年來我都沒有跨過去一步。后來我曾多次提出與大人們同行去那里趕集,都被他們以路程遠給拒絕了,現在想來實在是一大遺憾呀,迄今為止那岑邵坡就是我到過的最東邊了,漫山遍野的桐油花構成我對東邊的唯一印象,我想終有一天我是要跨過去的,而且還要走到更遠的地方去。

  夏季,桐油花落盡,青綠的果便長了出來,至六七月長到橘子那么大也就定型了,那時我們幾個小孩會挑一顆長得最結實最圓溜的回家,在屋后伐一株毛竹,用柴刀在竹尾末端一節破開一條縫,把那破開的兩半各打一小孔,然后用一根短棍做軸把果實與竹的兩個小孔連起來,這樣就制成我們那時夢寐以求的獨輪小推車了,跑動的時候握著竹柄向前推,溜圓的果實就像車輪一樣在地面向前滾動起來,那時候我們這些小孩整天推著這小車在田坎間在馬路上瘋跑著,在那沒有玩具的孩提時代給我們帶來無限樂趣。

  當然,說到這果實,它的價值當然遠不局限于我們的童趣上面。秋季,那些青綠的果實已然成熟,一個個在風中變成了干枯的黑褐色,這時候我們與大人一道背著背簍或提著竹籃前去,在那一株株桐油樹下撿拾掉落的果子,或是爬上樹去采摘,回家之后用專門的鐵制小工具把里邊的種子掏出,那拇指粗的種子越積越多達到一定規模之后,大人們就挑著前去鄉場上或賣幾個小錢添一些家用,或換回這種子榨出的桐油,當然每次他們都會從鄉場上為我們帶回那甜酥酥香脆脆的水果糖與餅子糖。桐油的味道可是不好聞的,但桐油卻常作為裝飾房屋的原料,剛裝修的木屋,外墻壁是需要用這桐油涂抹的,涂抹之后經過一段時間墻壁的顏色變得亮紅亮紅,遠遠望去就知道那房子住起來一定很舒服。

  的確,對于這類在家鄉常見的與我結下深厚友誼的植物,現在除了回憶之外還能做什么呢,這些年隨著小學畢業,之后去了坪地讀初中,再到天柱民族中學學習,直到現在的大學,離開家的時間是越來越長,與家的距離也越來越遠了。

  我想就像這些世代把根扎在老家的桐油樹一樣,它們依然自由自在的長在山上,它們一生都在奉獻自己的力量,作為家鄉植物群的一種它們的高尚品格是值得我去學習的。而且我想我最終是要回到那個小山村去的,畢竟一個人的根是在那里,畢竟我們的生命是無論如何也離不開自己的根本。

海岛奇兵走势图